第七十一章

    乌云罩顶, 镇魔塔下一行人松松散散地站着。也许是因为接连而来的比试耗费了太多精力,有一小拨人百无聊赖的垂着头心不在焉,而另一边却聊得热火朝天。

    “你们说, 这镇魔塔里头的魔都长什么样子?”

    也不怪有人好奇发问,毕竟上一次同魔族交战已经是十分久远的事了,在场的基本都是宗门新秀, 不知道魔族的样貌也属正常。

    一旁有个女修接话, “应该跟鬼怪差不多吧?”

    “孤陋寡闻了吧!这书上说啊, 魔族可比妖族好看。魅魔自不必说,就算是最普通的魔族幻化出来的样子,那也是极其美艳俊朗的。”

    “可是,不是说越好看的魔族越凶残吗?”

    说着, 一阵冷风吹过, 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几个修士集体打了个冷颤。

    其中一名高挑些的修士幽幽地出声道:“是我的错觉吗?好像从咱们来到现在,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了。”

    温宁雪在心里狠狠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她望了望眼前高耸入云的镇魔塔。塔顶被云层遮蔽看不清形状, 整个塔身皆由玄铁一般的金属雕琢而成。虽说只有三层, 可从外头看层跟层之间的间隔非常之大, 单从这一点上来看里面关押的魔族恐怕不在少数。

    但让温宁雪最为在意的,还是镇魔塔周身泛着的那层黑色的浊气。

    方才的阴风便是因这浊气而起, 而这浊气的样子, 竟然同她当时在沈决额头上看到的那团一模一样。

    温宁雪的脸色沉了几分, 不知道为什么, 她心里总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感受, 仿佛有什么事情被遗漏了。

    温宁雪本想细细思考一番, 正在这时, 不远处的喧闹声却戛然而止。

    诡异的静默吸引了温宁雪的注意, 她顺眼望去, 只见原本松松散散的人自觉地分成两排,让出了一条道来。

    那路的尽头,有人身着黑色炽天锦缓缓而来。

    炽天锦自带的火焰纹路浮在每一道绣了龙纹的末端熠熠生辉,黑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招摇。那人冷着一张脸,墨色的眸子中透着几分寒意,眉目之间似有冰霜,要将整个世界吞噬殆尽。

    来人是沈决。

    温宁雪看着这样的沈决,心中的不安感更加强烈,总觉着有一股阴冷之感从灵魂深处传来。

    第一次,她觉得眼前的人无比陌生。

    “嘶,怎么越来越冷了。”

    “我也觉得这地方阴森森的。”

    “是说呢!”

    温宁雪看着交头接耳的众人,心下已然明了。当真不是自己的错觉,已经有不少的人也察觉出了异样。

    她不动声色地暗自环视了一圈,只见月麓仙宗的女修们也沉着脸,一身碧绿纱裙的顾吟霜神色凝重,俯身在众女修耳畔交代着什么。

    她敏锐地发觉情况不妙,当即准备施术用传音入秘去问一下铃音,抬手时却发觉手腕一麻。

    聚起来的灵气被打散,温宁雪只得眼睁睁看着凝好的法决散了形状。

    “你什么意思?”温宁雪皱眉,带着些恼怒地望向沈决。

    原因无他,方才打断她的正是独属于沈决的剑气,她绝不会认错。

    沈决没有回答,墨黑色的双瞳牢牢地盯了她一会儿,随后冲着她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温宁雪愣了一下,越发觉得他莫名其妙,“没想到七长老也会在背地里使这些暗箭伤人的手段。”

    温宁雪揉着手腕,肌肤传来的酥麻之感中带着一丝隐痛,她知道沈决这一缕剑气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道,仿佛宣泄着什么一般。

    她微微怔了一下,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换血之事过后,她同沈决再没有任何交集。虽说她并没天真到真的能和对方和平相处,只是这缕剑气来得实在是不寻常。

    她分明,能感受到出剑之人的怒气和恨意。

    可他是沈决,他修的功法,就注定了他是这星斗大陆最不可能因爱生恨的人。

    恍惚之间,她听见沈决声音微哑,有些艰难地说道:“对不起。”

    他冷硬的表情有些许松动,眼神是望不到边际的幽暗深邃,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温宁雪来不及细看,只是一瞬沈决便又恢复了原先那副冷厉的样子,仿佛刚才的那句道歉只不过是她的错觉。

    不知怎地,温宁雪到嘴边的话不自觉地咽了回去。

    她心想算了,她实在懒得再同沈决纠缠。

    总归该说的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他喜欢怎么想是他的事。左不过就是再刀剑相向打上几架,她倒还真不怕他。

    这边温宁雪心下有了计较,那边沈决的识海里却乱作一团。

    “你出来做什么?”“沈决”咬牙切齿地问道。

    自从擂台比武那天之后,心魔就和沈决融为一体。

    他是沈决,却又不是沈决。

    沈决的意识只有一半同心魔融合,而本该融合进来的代表善念的另一半却脱离了掌控,从此潜藏在了识海深处。

    两个意识本就是一体所出,他自然是不能够对这一半意识做什么,而且前几天本来也相安无事,直到刚才他身体失控之后突然说出的那句道歉。

    “为何伤她?”善念质问道。

    “沈决”不屑地说:“一道剑气罢了,她的修为你应该很清楚,刚才那一招根本伤不到她。”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自有我的道理,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心魔已然化形,如今那张同沈决一模一样的脸上挂着嚣张的笑意。

    他望了望眼前的镇魔塔,心中血意翻涌。

    既然这天道不遂他的愿,就不如就让这整片大陆都尽归混沌。

    所以,“沈决”察觉到温宁雪想要报信时,才会毫不犹豫的打断。

    如今她心中有天地万物无上道法,有这周围所有人,却唯独没有他。

    既然已经招惹,想撇开可没那么容易。

    “沈决”在心底轻嗤一声。

    不爱了也不要紧,将她囚在身边就好。

    岁月绵长,她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

    不过这事他肯定不能让那一半善念知道,所以才随便搪塞了两句。反正这具身体是他做主,只要他想,对方就无法窥探到自己真实的想法。

    “你别太过分!”善念沉声呵斥。

    “沈决”不以为然,反而挑眉奚落道:“就算我更过分一点,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凭你现在的灵力,也就只能在这里逞逞口舌之快了。”

    似乎是担心对方会同他鱼死网破,“沈决”话锋一转。

    “我同你并不是仇敌。我答应你不再伤她一分一毫,只不过我有我要做的事。”

    说完,也不理会善念的剧烈反抗,直接用蛮力将这股波动压了下去,硬生生地将这仅存的意识,锁在了由魔气构成的牢笼之中之中。

    与此同时,“轰隆——”一声巨响,如明雷凭空乍现,吓了众人一大跳。

    震耳的响动还未停歇,周围的地面开始疯狂地晃动,众人毫无防备,瞬间被颠得四散分离。

    有几个倒霉的,因为离的太近,撞上了镇魔塔的塔身,皮肉被那浊气腐蚀一片模糊,连骨折的声音都清晰地传到了温宁雪的耳朵里。

    见状,她反手将九霄剑牢牢插在地上,一手死命地握住剑柄,一手施术稳定身形,这才勉强没有倒下。

    各门弟子也纷纷反应了过来,集体施展术法并祭出法器,这才得以有喘息的空间。

    震动持续了足足有半刻钟才停歇,修士们满头大汗长舒一口气,更有累极了的干脆席地而坐,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

    “坑人么这不是!镇魔塔没进去,先平白无故遭这么个罪!”

    说话的男修扑了扑脸上堆积的尘土,还不忘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有些嫌弃地用袖口抹了抹嘴。身边的同门看不下去,默默念了个涤尘决,那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会法术的,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

    不远处的一名年长些的修士附和道:“道友说的对啊,这都等了小半天了,怎么谢宗主和各位长老还没到?没有封魔令,我们可是靠近不了这镇魔塔的。”

    当年与魔族大战之前,因考虑如果战胜便要关押数以千百计战败的魔物,七大宗门穷尽数十载寻来西北无妄海中才有的幻色沙,辅以极北之地的万年寒铁,耗费了不知多少人力筑成镇魔塔。

    极阴极寒之材所筑成的镇魔塔,按理说本就应是关押这些魔物最好的法宝,无需再做任何的加固。可七大宗门的先辈们却谨慎异常,一番讨论之下最后还是请万佛宗已故的枯木禅师以至纯之血将整座塔身绘成了一面立体的经幡。

    于是整座镇魔塔才算是真正的坚不可摧,只留了一道上古传送阵在塔外,凭历代守塔宗门手持的封魔令才能开启阵法进入塔中。

    想到这里,温宁雪才明白之前那股阴冷的感觉是从何而来。那并不是阴云蔽日时的风所带来的寒冷,而是镇魔塔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

    她再一次看向镇魔塔,惊讶地发现刚才的震动过后,塔门的地方竟隐隐变得透明起来,她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塔内群魔乱舞的景象。

    几乎是下意识地,温宁雪握剑的手紧了紧,随后她心念一动,将小红唤了出来。

    而此刻,众人的脚下升腾起一道道黑紫色的光,那光越来越强,温宁雪只得遮住了眼睛。

    忽然,上空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阴阳流转,八方诸灵听我令,封魔阵,启!”

    第七十二章

    谢止戈言出法随, 一枚金色的令牌赫然出现在半空之中,只见他右手一指,巴掌大的令牌瞬间变得如山丘一般巨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