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维利躺在以诺的车斗里,两眼翻白看向天空;“人!人!哈哈哈……好多人……好好玩……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废物。”以诺烦得不行。他是真的没想到,维利居然如此不济事。

    戴森原则禁止了绝大多数成瘾性物品的生产与销售。一旦触犯,就会失去庇护。乙醇倒是允许个人使用,但当作为非动力用途时,也严格限制了摄入量,不能超过自身有机体重量的百分之零点三。

    不过,“生理上不存在成瘾性”的一些好东西依旧可以销售。

    比如说,直接突破脑机屏障,注射睾酮素,同时用电流刺激大脑。

    据说这也是一项传统了,戴森法则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传统的男人在打完一把武侠游戏,或者看完一场竞技会之后,都会选择这么玩上一趟。

    以诺尤其喜欢这一套。他在青春期之前,就成为了重型机械。按理来说,他根本就没有分泌睾酮素的器官了,甚至也没有多少需要睾酮素调节的部分【比如骨骼、肌肉】。

    正常来讲,他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对“异性”产生概念。

    以诺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接受技师做这种服务的日子。随着那一管液体进入大脑,他感觉自己被点燃了。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生物脑释放的混乱电流让他的机械身躯困惑。

    不知道……

    有种冲动,仿佛想要破坏这具身躯,破茧而出。

    他甚至都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回到镇子的了。他应该撞坏了什么东西。那个时候,尤利娅斥责了他。基因之中的本能告诉他,他想要进入尤利娅的数据库……或者其他什么。他想要访问……想要……

    一定是那一针药让他发了疯。

    因此,以诺也就特别理解维利现在的情况。这可怜的家伙没钱,或许根本就没有体验过这种事呢?

    以诺这些年在服务站花了不少钱。包括这次带维利过来,他也没有太过心疼。他的梦想,除了“和尤利娅在一起”之外,就是成为服务站老板的“熟客”。据说服务站老板手里还有一些旧时代人类的影像研究资料。那东西非常神秘,只有少数熟客才能一睹为快。

    他想要加入那些人……

    “嘭”!

    一声空响。

    以诺有些恼火。虽然他没有触觉传感器,但是其他感应装置还算灵敏。他的驾驶系统显示,自己身上突然就多处了大概两百公斤的重量,再结合那个声音,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他又被滑轮客缠上了。

    滑轮客是一群小混混,是恶棍、流氓。它们多半无所事事,全靠帮人跑腿过活。以诺从不觉得这是正紧的活计。他们多半买不起正儿八经的动力系统,因此就靠一个真空吸盘、一套锁链和一族滑轮搭顺风车。

    每个干运输的都讨厌这群动不动就黏在人身上的寄生生物。

    以诺调出地图,开始回忆周围的路线,想要找个弯道——最好是急转弯,可以干脆利落的将那个滑轮客甩出去。

    这种状况下,滑轮客就算被摔死了也不会触犯戴森原则。滑轮客的行为,本身就是在“物主不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使用物主的物资”——这里特指“燃料”。这种行为虽然不至于会让滑轮客失去“庇护”,但这种行为是不值得庇护的。物主反击的过程中若是造成了滑轮客的死亡,物主不会失去“庇护”。

    但接下来,就是“当当当”的几声响。吸盘似乎是脱落后又重新附着在他的身上。每一次,吸盘的落点都会更靠前一些。

    ——什么鬼?

    以诺吓了一跳,急忙刹车。一个黑色的身影就冲到了他的前面去。维利的身体几乎是同时被抛出车斗,啪的一下摔到地上。随后,他左轮向前转动,右轮向后转动,紧急转向。

    但一个吸盘已经搭在了他的车头上。

    随着绞盘收紧的声音,一个有着四只手的银色矮小义体靠了上来:“嘿,亲爱的以诺朋友,停车,好么?”

    那个人的声音很斯文。以诺本来想要甩动车头撞上去,但对方的动作制止了他的想法。

    一根半米长的枪管正指着他生物脑所在的区域。

    这是一把电磁激发的现代枪械。在后坐力推开枪口之前,它就可以射出好几发发子弹。这些子弹就如同一把不连贯的合金长矛,足够撕开他这种民用机械的外壳了。

    以诺紧张得引擎发出呜呜的杂音:“莱夫先生……对不起,我……我只是没有认出你!”

    他认识这个家伙。这个人名叫“莱夫”,很多年之前就因为杀人而失去了“庇护”。

    失去“庇护”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任何人杀死你都不会失去庇护。领主以及其麾下的武者,也不会阻止任何人去杀你。

    在这个基础上,如果你再做了任何与“戴森原则”相抵触的事情,领主才会对你发布通缉令。

    也就是说,失去“庇护”并不意味着“死”,只是意味着天下第一暴力团体,就再也不会阻止其他人来杀你了。

    不管是同态复仇、血亲复仇还是其他,都随意。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生存下来的暴徒,都是有些本事的。

    杀了失去庇护的人,并不会失去文明的庇护。

    因此,在城市的周边,在各个聚居地里,“文明与秩序”仍旧存在。

    但是,在远离城市的荒野之中,野蛮才是主题。

    那些失去庇护之后,为了躲避追杀而来到荒野之中的暴徒,又在那里彼此厮杀。

    然后,再抱团取暖,互舔伤口。

    这就是“暴徒”。

    能够在那里生存下来的暴徒,多半都是武者,再不济也懂两手武术。

    这就是普通民众招惹不起的存在了。

    以诺甚至认识面前的这个暴徒。这家伙义体很矮,不到1.5米高,但很敦实。他头上鲜红的“Z”标记就是他横行无忌的通行证。

    他在服务站见过这个人。只不过,保留了更多生物器官的莱夫从来不跟以诺这种大型机械一起享受服务。他一般是去隔壁的另一家。以诺从来不敢招惹这些暴徒。只是有一次,莱夫突发奇想,来到重型机械们的服务站,给自己的大脑打了一针。

    “俗!虚!不过得劲!”恍惚之后,莱夫如此说道。

    当时以诺就在莱夫隔壁的车位上。他壮着胆子搭话:“嗯。”

    两个人就这么点交情,全在服务站里。有的时候,莱夫也会来这边的服务站,给自己的脑子来一针睾酮素,然后用电极给自己大脑若干毫安的刺激。但这也局限于莱夫自己的兴致。以诺对这位强人倒也很殷勤。如果两个人恰好挨着,在大脑内电信号还在乱窜的时候,莱夫偶尔会和以诺随便聊两句,说一点荒野里杀人放火的江湖事情。

    每当这个时候,以诺就觉得自己蛮了不得的。这些暴徒虽然失去了文明庇护,但他们还活着,其中有些人日子过得还很潇洒,是强者。

    而能和这么厉害的人物聊天,自己也强出镇民一大截了。

    面对莱夫,他真的不敢有一点不尊敬。

    “莱夫先生,您这次来城里是干什么呢?”以诺拼命的调节自己发声器的参数,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听话一些:“刚才我们在服务站玩的时候,没看到您吗?没有和您打招呼?”

    “哦,亲爱的以诺兄弟,你这么说,会让人觉得,我进城就是为了享受服务的。”莱夫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我们老大也是会查记忆的。你这不是害我吗?”

    “我……我……”以诺觉得自己的离合器在不正常的开合,他很不安。

    如果不是因为和莱夫认识,说不定他都已经吓出error了。

    “别这样,别这样,朋友。”莱夫亲热的将吸盘取了下来,拍了拍以诺的车头:“跟我这种失去文明庇护的人说说话,是不会怎么样的。别害怕。”

    “失去庇护”也仅仅是“失去庇护”而已。人类公民没有任何义务去杀死这些暴徒,也没有义务远离他们。你想怎么对待他们都是你的自由——这是真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可以杀死他们、欺骗他们的私有财务也不会留下任何负面评价,和他们做生意是可以的,和他们交朋友也是允许的。

    有些自持本领高强的暴徒,也会来城里。他们确实会面对各种各样的攻击。但别人想要杀他们,也得考虑一下“本钱”的问题。

    暴徒们进城购物、维修,也享受服务。

    当然,他们也会打听情报。

    这些暴徒也得遵守一些规矩。比如说,他们不能轻易攻打那些被领主庇护的聚居地。他们能够活下来,仅仅是因为领主以及其他的“武者”认为,他们的罪责不够,绞杀他们可能付出的成本太高。

    但一旦超过了某一条界限,让领主觉得“应该杀了”,那么这些暴徒也就完了。

    他们偶尔会袭击野外的个体,这个过程之中还会隐藏身形。他们也绝对不会去袭击被庇护的聚居地。

    但当一个聚居地失去了文明庇护的时候……呵呵。

    “以诺兄弟,我刚刚听到一件事,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莱夫笑了笑:“我记得,你是回收站小镇的,对吧?”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赛博英雄传

吾道长不孤

赛博英雄传笔趣阁

吾道长不孤

赛博英雄传免费阅读

吾道长不孤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影帝:加好友就能获得演技免费阅读 仙子,请矜持免费阅读 灾厄艺术家起点 聚缘书屋 天涯小说 精彩阅读 理想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魂 我在龙族世界加点修行最新章节 我能偷渡洪荒世界免费阅读 念初书屋 我的分身戏剧最新章节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免费阅读 【快穿】病娇老攻太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