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病症

    ==============

    周六正好是个艳阳天, 天清气爽,白云悠悠。

    周念像往常一样早醒,距离七点还有半小时。

    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在重复, 她会闭着眼一动不动地躺着, 像是被封印在床上, 而冉银的敲门声就是解开封印的咒语。

    从前,那么多个早醒的清晨, 周念从不会想什么,思绪飘散,脑里空白。

    今天醒来后的大脑却异常活跃。

    想的问题很多-

    今天穿什么?裙子还是裤子-

    该买点什么去医院?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也不知道鹤遂的伤口还疼不疼-

    还是穿裙子吧。

    周念杂七杂八地想着,思绪跳跃,被窝里的脚趾翘了翘,嘴角也翘了翘。

    吃过早饭后, 周念带上画具出门。

    出门后直奔公厕,把胃腾空后再出来, 出来时, 周念看见对面长狭弄的瓦檐上, 飞窜过一道黑影,很像鹤遂投喂的那只小黑猫。

    随后,周念到水果店挑选水果。

    店门口支着遮雨棚, 棚下面摆着几排白色的泡沫箱,箱中是各种水果:车厘子, 毛桃, 蓝莓, 苹果等等……还有亮澄澄的橘子。

    周念停在一排泡沫箱前, 低眼看橘子,然后问老板:“阿姨, 橘子怎么卖?”

    老板朗声应:“四块钱一斤,幺妹,这个橘子甜得很哟!”

    “真的吗。”周念问。

    “不甜你拿回来,我给你退钱哈哈。”

    ……

    周念抿唇一笑,没当真,权当老板在开玩笑。

    挑好几样水果后,周念付完钱离开,朝着镇上医院的方向走去,不远,走十几分钟就能到。

    快要到医院的时候,周念路过一家商店,又进去买了些零食出来。

    和上次来医院一样,周念没等电梯,选择走楼梯上四楼。

    肩上背的画板,手上提的画具箱,水果,零食,这些东西统共加起来得有四十斤,相当于半个周念。

    到四楼后,周念累得半死不活,手撑在楼梯扶手上喘气,休息几分钟后才抬脚走出通道。

    距离鹤遂所在的病房还有一段距离,周念就看见病房门开着,里面传来嘻嘻哈哈的谈笑声。

    在医院还能这么开心的人可不多见。

    周念来到门口,病房小,站在门口就能看见里面的景象,就像那天两名警察和宋敏桃推开门,一眼就看见里面的她正用手捧着鹤遂的脸,姿势暧昧。

    病房里不止鹤遂一个病人,靠门的那张床上已经躺着别的病人。

    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大叔,左手打着石膏缠着绷带,绷带一直挂到他的脖子上面;在他的床旁边,围着几个男男女女,每个人脸上都是笑着的,一边笑一边不停地说着:

    “非要和侄子扳手腕,把自己手给扳折了哈哈哈哈……”

    “笑死,都和他说了,他不行。”

    “这事儿得笑他三个月。”

    ……

    和侄子扳手腕,把手扳骨折。

    怪不得他们都笑得这么开心。

    周念的目光越过他们,看向另一张病床的鹤遂。

    枕头竖放在他的后背处,他靠坐在床头,正转头看着窗外。

    窗外是盛照的太阳,和一颗贴窗而长的蓝花楹。阳光从蓝花楹的枝叶碎花间筛落,投下零碎的光影在他身上,错综复杂的明暗叠覆,倒与他身上的气质十分合衬。他眸黑唇薄,鼻梁高挺,侧颜轮廓流畅分明,帅得不讲道理。身上那件蓝白色条纹的病号服非但没有削减这份帅气,反而平添破碎感,带来更强烈的视觉冲击。

    他对病房里的谈笑声充耳不闻,满眼深寂,周身都散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清冷,显得非常的孤独阴沉。

    周念提着东西走进去。

    鹤遂还没发现她来了,直到她把几个袋子的东西还有画具箱往床头柜上一放,窸窣的声音才引起他的注意。

    他转过头,这才看见周念。

    周念取下肩膀画板,贴着墙放在床头柜上,再把画具箱放在地上。

    放好东西,周念抬头和鹤遂对上视线。

    他的双手环在胸前,神色平淡,看她的眼里也没什么情绪。

    周念主动开口:“是不是因为没有人来看你,你看着不高兴。”顿了下,语气变得更轻快,“没关系,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

    没想到,鹤遂只是冷淡地说:“我不需要谁来看我。”

    周念:“……”

    也是,是她自己要来的。

    周念抿抿唇,赌气般开口:“那就当我是厚脸皮要来的,行了吧?”

    鹤遂沉默着,没接话茬。

    周念瞥着他,也沉默下来,在想他也不是头一回这样,自从认识他以后,他一直都是这幅冷淡样,但她以前可不像今天这样觉得心堵。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算了,不想了。

    周念在铁凳上坐下,说:“我给你买了点水果,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买了几样,但是我没有买橘子,水果店的老板说她那里橘子很甜,不甜还包退,但我还是没有买。因为我想到上次给你的橘子,你都扔了,就想着你应该是很讨厌橘子这种水果的。”

    鹤遂静静听着,黑眸平静深邃,眸中清晰地浮着周念白皙漂亮的脸蛋。

    周念拿起柜子上的一袋东西,打开给他看:“我还给你买了零食,可以解解嘴馋。”

    鹤遂瞥一眼袋子里的东西,再气定神闲地看她:“周念,我嘴不馋。”

    周念:“……”

    这人怎么这么喜欢唱反调。

    周念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缓缓说:“不,馋,也,能,吃。”

    这下轮到鹤遂哑口。

    周念还反驳:“谁规定嘴馋才能吃零食。”

    鹤遂看见口袋里装着五花八门的零食:饼干,薯片,果冻,辣条,以及……

    他伸手,拿出口袋里最底部的一样零食。

    “周念,你这是给我买的。”鹤遂把那袋东西举起来,“……跳跳糖?”

    “跳跳糖怎么了?”周念反问。

    跳跳糖的包装是五颜六色的,上面是一只跑跳中的绿毛怪,戴一顶红帽子。

    鹤遂漫不经心地说:“只有三岁小孩子才吃这个。”

    周念夺过他手里的跳跳糖,撕开包装取出一小袋:“谁说的?我买它的时候,旁边可没写只有三岁小孩子才吃。”

    她明知道他要表达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是故意曲解。

    鹤遂眼睫一敛,淡嗤:“幼稚。”

    沿着跳跳糖包装上面的锯齿状纹路,周念撕开一个小口子,直接递到他的唇边:“不幼稚的你吃一包试试?”

    豁口直接怼到鹤遂的唇上,他一低眼,就看见袋中淡绿色的细碎颗粒。

    他闻到了浓浓的青苹果味。

    “我不吃。”鹤遂把脸转到一边。

    “你尝尝嘛。”周念温声软语地劝,站起来,又把那包跳跳糖送到他唇边。

    鹤遂再次转脸:“我不吃。”

    周念又把糖递过去,再次怼到他的嘴唇上。

    “……”鹤遂一边躲一边警告,“周念,你别闹。”

    语气却不是很重。

    周念也不怕他,索性胆子一横,直接趁他不备将开口塞进他的薄唇间,迅速把一包糖倒进他嘴里。

    鹤遂:“……………………”

    沉默震耳欲聋。

    他感觉到颗粒分明的糖迅速在嘴里起了反应,噼噼啪啪地开始爆炸,青苹果的味道急遽在口腔里扩散。

    像一整个春天在嘴巴里跳舞。

    “好不好吃?”周念捏着包装袋,微微偏着头,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

    “嗯。”他含糊不清地应一声。

    周念还能听见他嘴里发出的轻响,好奇地问:“你说这跳跳糖的原理是什么?为什么一到嘴里就爆炸。”

    “二氧化碳。”他淡淡说。

    周念笑盈盈地夸:“鹤遂,你好厉害,懂的真多。”

    鹤遂满脸平静:“这是化学常识。”

    周念仍是笑着的:“那也是厉害。”

    鹤遂睇她一眼,嗓音无端降下去:“别夸我。”

    周念怔住,收敛笑容:“为什么。”

    鹤遂耷着眼皮,脸上有了些倦懒神色:“没有为什么。”

    看他这样,周念也不好多问。

    沉默了会儿,鹤遂突然抬眼,问她:“你讨不讨厌猫?”

    周念啊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不讨厌呀,我很喜欢猫猫狗狗的。”

    鹤遂又沉默了片刻,看着周念:“那帮我个忙。”

    又立马补一句,“如果你有空的话。”

    “什么?”周念问。

    “帮我喂喂长狭弄的那只黑猫。”鹤遂垂下眼,“我还要一周才能出院。”

    周念轻声道:“我早上路过长狭弄的时候,看见那只黑猫了,它一定是在等你。你不要担心,我等会离开医院就去买猫粮喂它。”

    鹤遂淡淡嗯一声,说:“猫粮的钱回头给你。”

    周念摇摇头:“不用。”

    鹤遂没应,她知道按照他的性格,之后肯定会拿钱给她,必须做到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与他人保持着绝对的安全距离。

    “鹤遂,我发现你这人真的挺好的。”周念重新坐下,语气特别认真,“你自己的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六零再婚夫妻 综武说书长生界,开局曝光帝释天免费阅读 综武世界魔道至尊漠北沙卷刀 LOL:人在微博,摸鱼成神江心秋月白 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最新章节 温馨阅读 燃点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爱文学 乐悠文学 相遇文学网 快穿: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 诸天:从成为圣域开始崛起最新章节 挽浪文学网 从摸尸体开始的勇者玩家txt下载 飞扬跋扈,从唐人街开始不吃葱花 某乃天杀星李鬼是也无弹窗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全文阅读 战略级幻想症txt下载 年代:开局当上采购员全文阅读 大宣武圣:从练功加点开始全文阅读 没人比我更懂魔教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