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病症

    ==============

    就在周念被灌大豆油催吐的第二天, 刚好是周三需要称体重的日子。

    周念几乎一整晚都没怎么睡着,但也不会焦躁地翻来覆去,就只是安静地躺着, 双眼无神地睁着, 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

    有一只米粒大小的蚊子在周念眼睛上方飞来飞去。

    嗡嗡嗡没个消停。

    周念目光呆滞,视线不会随着蚊子的飞动有任何变化。

    蚊子停在她的左边眼睑下方。

    借着抹月光,周念能清楚看见蚊子把细细的嘴插进她的肌肤里, 她没有拍死蚊子,也没有任何驱赶行为,还是安静躺着,像一具电池耗尽的机器人。

    空气里都是豆油的味道。

    明明窗户已经开到最大,但那股味道却怎么也不肯消散,周念觉得自己是魇在一个沉闷厚重的油桶里。

    分秒不差的七点, 冉银推开房门走进来,腋窝下夹着黑色的体重秤, 让周念起床去上厕所, 准备称体重。

    周念到洗手间里, 和前两周一样,不进行任何排泄,然后在盥洗台前用手捧着水喝。

    怕被冉银听见水流声, 周念只敢把水开得很小。

    足足喝了五分钟的凉水后,周念觉得肚子很涨, 胃有种被撑爆的感觉。

    她掀开睡衣, 看向镜中。

    镜中的那个周念消瘦苍白, 手臂纤瘦, 腰细得不超过一张A4纸,整个腹部朝里严重凹陷, 显得两侧肋骨突出,只有被凉水灌满的胃部稍稍有点朝外凸着。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周念估计自己刚刚喝了有三斤水,三斤的重要足够她再一次侥幸过关。

    前两周她都是用的这个方法。

    周念做了一个深呼吸,拍了两下自己的脸,意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些。

    随后放下睡衣,走出了洗手间。

    站上体重秤的那一刻,周念的心跳止不住在加速,生怕自己就算“作弊”都难过这一关。

    黑色体重秤上的数字亮起。

    第一个数字却是以7开头。

    ……7?

    怎么可能是7!

    周念的瞳孔瞬间固定不动,整张脸都彻底凝住,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

    以7开头的体重数字还在闪烁,闪啊闪的,像是在周念的神经上跳舞。

    两秒钟后,数字停止闪烁,周念也停止了呼吸,她整个人如同被沥干水汽的鱼,只剩下等死。

    ——79.20斤

    怎么会只有79斤?

    周念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明明灌了很多的水,也没有大小便,怎么可能呢?

    如果称没坏的话,那就证明她昨晚的感觉没有错,她真的病得更严重了。

    除掉约三斤喝下去的水,那她岂不是自身体重在76斤?

    怪不得,周念总觉得最近头晕得越来越厉害,走路也越来越累,上课和画画的时候甚至很难集中注意力。

    晚上入睡也越来越困难,昨晚甚至出现了一万根同时高频震动的幻听。

    她怎么会突然又瘦了这么多。

    “七斤,你给妈妈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冉银平淡的声音打破周念的思绪,她正死死盯着体重秤,绷紧的嘴唇四周连细纹都在加重。

    周念仓惶地抬头,心虚得不敢和冉银对视,唯唯诺诺地小声回答:“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很明显,冉银不能接受这个回答,“是不是那个转学生给你吃了其他零食,你都吃了些什么?”

    周念连连摇头,心切地解释:“没有,昨晚是第一次,没有吃其他的东西。”

    冉银还在盯着体重秤上的数字看,而后用手指着数字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七斤,你是不是在跟妈妈撒谎?”

    问完,她抬头,严厉的目光落在周念脸上。

    周念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对上冉银的视线,吓得后退一步,从体重秤上跌下去,晃了晃赤条/条的瘦弱身子,才颤悠悠地站稳。

    “一定是那个转校生给你吃了脏东西,才导致你无法吸收干净食物。”冉银开始有些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到窗边又突然停下,回头看周念,“我不允许你和那个转校生再有什么来往,她一定是嫉妒你,才会想着法子来害你。”

    “……”

    嫉妒?

    嫉妒她什么呢。

    周念想不明白,难道是嫉妒她的病态铺骨,还是嫉妒她的扭曲心理。

    她双手捂挡着胸口,皱着眉,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不是的妈妈,莫奈不是这样的人,她很好,她——”

    “不是什么不是?”冉银打断她,“人心隔肚皮,你说不是就不是?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才多大一点,会看什么人?”

    “……”

    周念耷着颈,像被扯断脖子的天鹅,一言不发地站着。

    冉银又咕叨了两句,一脸失望地拿上体重秤离开房间,一如既往地没有在意周念苍白如纸的脸色,骨凸肉薄的身体。

    耳边再次传来无数针震动的细密声。

    好吵。

    周念抱住头,用手掌捂住耳朵,针颤的声音却在她的手心里放大,震得她耳膜发疼。

    她像是触电般又立马把手松开。

    周念快速地摇摇头,想把声音从耳朵里赶出去,却发现非但不行,反而害得她因为摇头这个动作而头晕。

    ……算了。

    周念放弃抵抗,反正在她身上,任何抵抗行为都是在做无用功。

    随便吧。

    就这样下去,就这样病下去-

    正是换季的时节,天气逐渐炎热,女生们开始讨论小吊带,漂亮裙子一类的话题。课间聚在一起聊天,又聊到最近网上大火的a4腰,反手摸肚脐,锁骨养金鱼这种身材话题。

    大家在那比来比去,看谁的腰最细,谁的腿最直,谁的锁骨是最明显的。

    莫奈凑过来,和周念说悄悄话:“周念,她们都没你瘦。而且你是最漂亮的。”

    说这话时,莫奈眼里是满满的羡慕。

    周念在给钢笔上墨水,手指轻轻挤压着内胆,轻声问:“莫奈,最瘦就是好吗?”

    她从来都对身材话题不感兴趣,但班上其他女生都好像很容易因为身材焦虑。

    “当然啦。”莫奈用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你又瘦又白,我甚至恨不得魂穿你,而且我敢肯定,她们表面对你不屑,私底下指不定多羡慕你。”

    周念安静听完,心里只觉得悲哀。

    她不想要最瘦,也不想要任何人羡慕,她只想……只想正常一点,她最近总觉得是个怪物。

    怎么会有人这么抗拒食物?

    人不吃东西是会死的,她不是怪物是什么?

    莫奈接着和她咬耳朵:“我最近又胖了两斤。我跟你说哦——”凑得更近,“我走路都磨腿。”

    “磨腿?”周念没太听懂。

    “就是走路的时候大腿内侧会磨着。”莫奈给她指了下,“就是这里,因为肉太多了。”

    周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莫奈突然咦了声,用手指圈住周念的一只手腕:“周念,我发现你又瘦了好多啊,你看我手指这么短都能圈出你的手腕,还有空余。你不要再瘦了,再瘦会很吓人了。”

    周念心里一紧,故作轻松地笑着说:“你刚刚不是才说当最瘦的那一个很好吗?”

    冉银松开周念的手腕:“那也是有前提条件的,你得健康,健康状况下的正常瘦最好啦。”

    健康吗?

    对此,周念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管身体还是心理,她都没有一个是健康的。

    旁人只能看见她的表面光线,却看不见她皮囊里的灵魂在溃烂流脓,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一个走神,周念不小心将墨水打翻在桌子上。

    浓黑的墨汁迅速洇开。

    周念怔怔地看着,看见桌面上在流淌的,是她的灵魂底色-

    79斤的新体重,给周念带来更加残忍的灾难,她的一日三餐都在受刑,往胃里塞进大量的食物,再全部吐出。

    如此重复地一日复一日。

    周六早上,周念塞下两张火腿蔬菜鸡蛋饼,一大碗火麻仁稀饭,一碗紫菜虾皮馄饨,一盘清炒芦笋,还有一杯豆浆。

    在塞食物的时候,周念还是老样子,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乱七八糟地想着,尽量不让自己的注意力落在食物上。

    她一会在想其他的女生早餐都吃什么;一会想到莫奈,想到她被冉银冤枉觉得愧疚;一会又想到鹤遂,这周还是想去找他,她现在一到周末,脚就忍不住要往南水街走,往他家的那条小巷里走。

    总之想来想去,就是不想自己,周念根本不去想自己这样的行为,会给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

    好不容易塞下所有东西,周念匆匆上楼拿了画具,出门写生。

    出门后,她一路疾走,想以最快的速度到公厕,现在胃里好难受,感觉食物在胃里打架,争着抢着在往上爬,看看谁能最先从周念的嘴里出来。

    公厕门口立着块牌子,上面写着维修中,禁用的字样。

    这让周念感觉到莫大的绝望。

    她没有时间犹豫,她必须得马上另外找个地方,找另一个公厕,不,这附近已经没有公厕了。

    四周都是巷弄,石桥,南水河。

    周念慌乱地朝前走着,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快穿】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