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有些疑惑。

    此人不是在武殿吗?

    怎么这么快就收到消息?

    曹浪死死地盯着秦飞扬,沉声道:“我父亲不可能告诉你这些,是不是在他临死前,你折磨过他?”

    “折磨?”

    秦飞扬一愣,摇头道:“黑魔寨是我放火烧的,其他人也是我杀的,但唯独你父亲的死,与我无关,此物可以作证。”

    说完。

    他取出那枚玉佩。

    曹浪眼珠子一瞪,惊疑道:“它怎么会在你手上?”

    秦飞扬把玉佩扔过去,道:“是你父亲临死之前,让我转交给你的。”

    曹浪接在手里,低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玉佩,目中涌现出一丝伤痛。

    片刻后。

    他收起玉佩,抬头看向秦飞扬,道:“这枚玉佩,是我家里的传家宝,虽不是什么宝物,但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我父亲也不会轻易交给别人,他会给你,说明他的死,真的和你无关。”

    秦飞扬松了口气。

    曹浪弯下腰,恳求道:“你肯定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秦飞扬道:“他是被一个黑衣老人暗算致死。”

    “黑衣老人?”

    曹浪皱起眉头。

    突然,他似是想到什么,惊道:“这人是不是武师?”

    秦飞扬点头。

    “怎么可能是他?”

    曹浪身躯大震,脸色一片苍白。

    秦飞扬问道:“你知道他?”

    “我当然知道。”

    “他叫向五,是一名一星武师。”

    “三年前,他加入黑魔寨,我父亲一直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

    “但没想到,他居然害我父亲!”

    “也是他,让马红梅的弟子鲍川,前去武殿告诉我,是你杀害我父亲!”

    曹浪双手紧握,目中闪烁着惊人的厉光。

    秦飞扬也是目露杀机!

    不管是向五,还是马红梅,都该杀!

    曹浪突然道:“秦飞扬,我们联手杀掉向五如何?”

    “正有此意。”

    秦飞扬笑道。

    两人可谓是不谋而合。

    秦飞扬跑回去,跟远伯说了声,便和曹浪朝铁牛镇飞奔而去。

    途中,两人也商议了下。

    小半时辰后。

    两人走出丛林,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眺望着黑夜中的铁牛镇,眸中皆迸出浓烈的寒光。

    “我们就按照计划行事,对了,你有没有武器?”

    曹浪问道。

    “以前有一把匕首,但不小心丢了。”

    秦飞扬笑道。

    曹浪想了想,从乾坤袋取出一把漆黑的匕首,递给秦飞扬,道:“这把匕首,是用上等的黑铁打造而成,能攻破二星武师的防御,等下你就用它,偷袭向五。”

    秦飞扬点头,抓在手里。

    曹浪随之转身,头也不回的朝镇子跑去。

    “那块玉佩,真的只是传家宝吗?”

    秦飞扬看着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目光闪烁不定。

    向五把他火烧黑魔寨一事告诉曹浪,应该也会把他得到黑魔寨的财宝一事,告诉曹浪。

    但从头到尾,这笔财宝,曹浪连提都没有提过。

    这显然,不太合理!

    “看来要留一手才行。”

    秦飞扬扫了眼四周,转身跑进身后的丛林。

    不一会。

    他就找到一头毛猪,干净利索的解决掉。

    但。

    不是为了吃。

    他需要毛猪的血!

    铿锵!

    他抓着匕首,从毛猪身上剥下一片皮毛。

    随后用这块皮毛,迅速做好一个血袋,贴身放在胸口。

    万事俱备。

    秦飞扬再次回到那块大石头旁边,把乾坤袋藏在一株小树下面,随后潜伏在一片野草内,静等曹浪把向五引来。

    时间一息息流逝。

    大概半个时辰过去。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来到大石头旁。

    秦飞扬轻轻扒开挡在眼前的野草,就见曹浪和向五,站在三米开外。

    但现在,没办法偷袭。

    因为曹浪是背对着秦飞扬,向五则站在曹浪对面,如果秦飞扬出现,刚好就进入向五的视线。

    所以,得等待时机。

    向五问道:“浪儿,你把我叫出来,到底有什么话要说?”

    “嘘!”

    曹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脸警惕的扫视着四周,并走到向五身后,装模作样的查看动静。

    其实,他这是在调换位置,给秦飞扬制造一个偷袭的好机会。

    果然。

    向五也跟着转身,狐疑的看着曹浪。

    这样一来。

    现在就是向五,背对着秦飞扬!

    见目的已经达到,曹浪也没有继续装下去,正面面对着向五,笑道:“向伯,我已经杀了秦飞扬。”

    “这么快?”

    向五惊讶。

    曹浪点头。

    向五急忙问道:“乾坤袋呢?里面装的可是寨子多年的积蓄,绝对不能丢失。”

    曹浪笑道:“乾坤袋就在我的怀里,丢不掉。”

    向五的双目深处,顿时掠过一抹寒光,笑道:“这我就放心了,给我看看,我瞧瞧数量对不对。”

    “好啊。”

    曹浪爽快的答应,从怀里取出一个乾坤袋,笑意盈盈的递了过去。

    “天赋再好,头脑不行,也活不长久,等得到乾坤袋,我就送你下去,和你父亲团聚。”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 换源App】

    向五暗中冷笑不已,伸手抓向乾坤袋。

    嗖!

    便在这时。

    秦飞扬猛地一蹬脚,闪电般从野草中蹿出,手中匕首寒光闪烁,用力扎进向五的背心!

    “啊……”

    当即。

    向五一声惨叫。

    曹浪脸色的笑意,也瞬间消失,被杀机取代!

    左手暴探而出。

    真气喷薄!

    全力一掌,拍在向五的胸口上!

    还没搞清楚是谁偷袭,又遭到曹浪的轰杀,向五彻底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秦飞扬拔出匕首,又补上一脚。

    嘭咚一声,向五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

    “老东西,没想到吧,你终究还是会死在我手里。”

    秦飞扬走到曹浪身旁,对着向五淡笑道。

    “怎么会是你?”

    “曹浪,你不是说,已经杀了秦飞扬?”

    “为什么他还活着?”

    “又为什么要对我下毒手?”

    向五惊怒交加。

    “因为你该死!”

    曹浪收起乾坤袋,杀气凛凛的看着向五。

    话音落地。

    他眸中杀机一闪,竟一掌拍向秦飞扬的胸口,真气喷薄,当场把秦飞扬震飞出去,砸进一片草丛内。

    同时。

    手中那把漆黑的匕首,脱手而出,撞击在旁边的大石头上,迸出刺目的火花。

    他的胸口,更是鲜血直流!

    顷刻间,浑身就像是沐浴在血液之中,血腥味刺鼻!

    “啊!”

    秦飞扬吃痛的惨嚎一声,用力的撑起半个身体,愤怒的盯着曹浪,问道:“为什么?”

    “虽然我父亲,不是你亲手所杀,但如果不是你跑去火烧黑魔寨,他也不会死,这一切追根究底,都是你的错,所以你和向五一样该杀!”

    曹浪森然笑道。

    “你,好狠!”

    秦飞扬目中爬起满满的怨毒,说完就一头倒在地上,气息和心跳迅速消散。

    看着倒在血泊的秦飞扬,向五一个激灵,急忙道:“浪儿,别听信秦飞扬的鬼话,他这是在挑拨我们的关系,让我们自相残杀……”

    “秦飞扬的话,比你的话,更可信。”

    “敢暗算我父亲,去死吧!”

    曹浪戾气滔天,随着一声大吼,竟一脚踩爆了向五的脑袋。

    画面,极其血腥!

    “死都不足以让你们偿还这笔血债……”

    “你们就留在这,等附近的野兽闻到血腥味,跑来一口口撕碎你们……”

    “直到最后,尸骨无存!”

    曹浪残忍一笑。

    扯下向五的乾坤袋,他又走到秦飞扬身旁。

    “咦?”

    “乾坤袋呢?”

    “途中,我明明看见,他腰间绑着一个乾坤袋?”

    “可能掉什么地方了。”

    “算了,料他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还是赶紧去黑魔寨,父亲留给我的财宝,千万不能落入他人的手里。”

    曹浪喃喃自语,捡起那把漆黑的匕首,转身迅速消失在丛林中。

    十几息过去。

    秦飞扬陡地睁开眼。

    两道惊人的寒光,夺眶而出!

    【打赏功能已经开通,有书币的支持下,老梦拜谢。】(未完待续)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这个青梅竹马有问题醉卧笑伊人 安笙阁 别人科举我科学 灵气复苏:现实游戏化米一克 柯南里的不柯学侦探霞空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木叶的这个宇智波体内有怪兽糖炒栗子蒽 人在柯南,我给大家送临终关怀免费阅读 北爱文学网 【快穿】恶毒男配洗白攻略 都市从八里河派出所开始最新章节